既是实验室,也是游乐场:建造属于儿童的博物馆

2020-02-04
来源:界面新闻

  孩子们在布鲁克林儿童博物馆与艺术家艾瑞克·伦纳特森合作建造的互动艺术装置中玩得很开心 图片来源:Winston Williams / The Guardian

  2019年,英国伦敦建筑事务所AOC工作室在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儿童馆开设了创意空间。这座有着147年历史的博物馆原计划进行翻新,在与当地学生沟通后,他们希望把这里变成“世界上最快乐的博物馆”。AOC工作室为此设立了创意空间,充分探讨如何实现这一目标,还专门为儿童和家长准备了一个互动实验,鼓励他们回答诸如“什么是博物馆”这样的问题。

  AOC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创意空间的负责人杰夫·希尔克罗夫特(Geoff Shearcroft)说,孩子普遍认为博物馆是“收集和陈列物品的地方”。但他们也觉得,儿童博物馆最吸引人的是“玩木马、玩沙坑、在斜坡上跑上跑下、吃冰淇淋”。

  “小朋友不太清楚的是,” 希尔克罗夫特说,“我们为什么要收集和陈列展品。一名9岁的孩子说,‘物品是有权利的。’这句话让我记忆犹新,因为这既体现了保护藏品的重要性,也表达了将藏品视为博物馆体验的需要,让藏品的概念变得鲜活,让我们所有人都能围绕参观者、藏品以及彼此的交流进行想象和设计。”

  伦敦科学博物馆的滑梯 图片来源:the Science Museum / The Guardian

  在建筑师、设计师和博物馆馆长的共同努力下,孩子的声音如今成为了重振昔日末落展馆的强大力量。尽管博物馆的权威性和用途正因更广泛的文化原因而受到质疑(多样性问题、掠夺前殖民地的指控),但人们也认识到,为了在数字时代保持与时俱进,博物馆必须做出改变。当孩子可以在电子屏幕里体验一个完整的世界,拥有比现实更多的自由时,博物馆需要提升他们的体验水平。

  自维多利亚时代起,儿童博物馆就开始了一定程度的互动式展览。但在过去20年里,儿童博物馆的数字呈指数级增长。许多建筑师一直在重新设计、扩展和建造这些新概念博物馆。本世纪头十年,美国进行了大量博物馆改造,包括扩建布鲁克林儿童博物馆(Brooklyn Children’s Museum)——该博物馆于1899年开放,据说是北美首家儿童博物馆。2008年,设计师拉斐尔·维诺利(Rafael Viñoly)的工作室在博物馆扩建和翻修中,为了配合孩子的玩耍,专门增加了低檐窗户、富有想象力的画廊和一个有乌龟的池塘。

  在美国,2012开馆的匹兹堡儿童博物馆会教当地孩子刺绣、变魔术和制作黏胶玩具。2002,美国艺术家艾瑞·卡尔在参观日本一家图画书博物馆后,于马萨诸塞州开设了艾瑞·卡尔图画书艺术博物馆(Eric Carle Museum of Picture Book Art)。在英国,伦敦东部的特拉特福有着著名的儿童探索故事中心(Discover Children’s Story Centre),那里有给孩子玩耍的洞穴、魔法树和花园。在过去的十年里,原英国王家园林,现邱园(Kew Gardens)最大的开发项目便是2019年夏天开放的儿童乐园,那里有着妙趣横生的竹子隧道、嬉水池、樱桃树和满园的圆叶大黄。

  英国伦敦东部的儿童探索故事中心 图片来源: Jim Stephenson / The Guardian

  通过玩耍来学习的理念是这些新浪潮儿童博物馆的核心,而这一理念正来自于19世纪德国教育家、幼儿园的先驱弗里德里希·福禄贝尔,即“玩耍是人类童年发展的最重要方式”。

  随着许多学校把学术和应试教育放在首位,正如希尔克罗夫特所说,许多博物馆开始认识到“提供差异性教育的必要性”:一种更具有探索导向的开放式学习方式。“这是对教育压力的回应,也是对学校‘教育流水线’的回应,” 艺术建筑公司Muf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丽莎·菲奥尔(Liza Fior)说道,他们公司为伦敦科学博物馆设计了颇具开创性的科学实验室(Wonderlab)。

  科学实验室为伦敦科学博物馆提供了一个非常自由的乐趣项目,包括滑梯、一棵带有磁铁的橡树和一个巨大的太阳系模型。菲奥尔将孩子的视线水平作为这些项目的重要参考标准,并以不同节奏创建一种沉浸式的环境。“有时孩子只是躺着,看着星星绕着太阳旋转,” 菲奥尔说,科学实验室项目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Muf工作室与美国儿童博物馆协会(Association of Children’s Museums)合作进行的一项长达9年的研究。

  儿童博物馆设计的负责公司之一是位于美国西雅图的奥尔森·昆迪希(Olson Kundig)工作室。目前工作室有两个大型项目正在进行,其中柏林犹太博物馆的儿童世界ANOHA将于5月开馆,该博物馆灵感来自于《摩西五经》中诺亚方舟的故事。另一个项目是位于加利福尼亚索萨利托的湾区探索博物馆(Bay Area Discovery Museum),该博物馆耗资1800万美元,将于2021年完工。

  阿伦·马斯金(Alan Maskin)是奥尔森·昆迪希工作室的共同所有人,在进入建筑行业之前,他做了14年的艺术教师。马斯金是发展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的忠实拥趸,他表示,“加德纳的理论发现,儿童有很多种学习方式,比如音乐和节奏,语言和肢体语言等。我们的目标是将这些理论应用到设计项目中,所以可能会有一些图片和文字,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

  儿童世界ANOHA建在一个花卉市场旁边,对面便是柏林犹太博物馆,其建筑的圆木结构反映了气候变化的主题。 “儿童世界的设计灵感来自世界各地的近500个洪水神话,其中许多故事发生在诺亚方舟之前,” 马斯金说,“我们对这种神话在全球范围的普遍性感到好奇。从多样性的角度来看,这种神话在各种文化中存在的事实确实让人震惊。” 工作室找来一群6到12岁的孩子,了解他们如何看待这些有关洪水的故事。这些孩子要为一个四口之家建造一所房子,然后把房子放在装满水的浴缸里。“有些房子沉了,有些房子破了,有些房子浮了起来,” 马斯金说,“令人兴奋的是,孩子会重新组合以改进他们的模型。孩子喜欢解决挑战,喜欢帮助他人,这种感觉让人充满力量。”

  柏林犹太博物馆的儿童世界ANOHA 图片来源:Olson Kundig / ANOHA / The Guardian

  “当我们画草图时,有人说它很像《2001太空漫游》中的飞船。我们很喜欢这个想法,建造一个现代版本的诺亚方舟,让孩子们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生存故事,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湾区探索博物馆的展品包括巨大的乐器,比如一架巨型钢琴,此外还有一个赛车场,孩子们可以在那里摆弄底盘、车身和车轮,探索速度和运动的物理学。

  “大多数欧洲或美国的儿童博物馆都是关于物理探索的——比如旧金山的探索博物馆,” 希尔克罗夫特表示,“他们没有原创的项目。我们正在考虑如何把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儿童馆变成博物馆、科学实验室和游乐场的结合体。”

  新建儿童博物馆主要目的是让孩子觉得博物馆“看起来更好玩”。AOC工作室承诺与当地儿童共同策划博物馆藏品的新故事,与当地艺术家进行合作,与使用仿品和藏品道具进行更多的物理互动。

  不出意外的话,伦敦博物馆也会效仿这一做法。去年8月,建筑事务所ZCD工作室在史密斯菲尔德举办了“野兽街文化节”(Beastly Streets festival)——一个色彩缤纷的城市游乐场,包括彩绘轮胎、嬉水池、巨型管道和箱子。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与当地学校的学生合作探讨儿童馆的设计 图片来源:Mishko PaPic / V&A Museum of Childhood / The Guardian

  (翻译:张海宁)

  来源:卫报

  原标题:‘Part-science lab, part-playground’: how kids made museums take fun seriously

[责任编辑:肖靜文]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江苏11选5